關於部落格
分享心情的點點滴滴
  • 14506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台灣不需要麥卡錫主義

近來「阿姨」劉仲敬在中國的網路上逐漸熱門了起來,阿姨的諸夏論(中國解體論)引發了不少討論。不過在跟姨粉交流的時候,常常會看到一個誤解,那就是認為台灣應該要果斷的推行麥卡錫主義,才能擺脫掉匪諜跟第五縱隊。身為一個台灣人,看到這種呼籲,真的是令我感覺到啼笑皆非。這是出自於對台灣的無知,不了解台灣過去的民主發展歷程、以及四十年的麥卡錫主義對台灣造成的傷痕。諸夏未來如果要跟台灣合作,勢必要對台灣社會有更深入的了解。在台灣,麥卡錫主義有個更廣為人知的稱呼,叫做「白色恐怖」。單單從這四個字,我相信有不少人就可以感受到,麥卡錫主義在台灣造成了多嚴重的傷痕。

在台灣,推行麥卡錫主義最力的就是國民黨了,台灣的麥卡錫主義幾乎就可以跟國民黨統治畫上等號。而民進黨的前身:黨外運動,成分非常的複雜,有包含獨派與統派、本省人與外省人等等各種不同主張的各路人馬。但他們之所以能夠凝聚起來,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支持言論自由、支持解嚴,反對麥卡錫主義。一直到現在,每每遇到麥卡錫主義的爭論的時候,國民黨的支持者都會振振有詞的說:麥卡錫主義是為了防範匪諜,即使錯殺一百也不可放過一人,大規模的逮捕、刑求跟殺戮都是合理的。看起來很奇怪嗎?國民黨不是匪諜嗎?怎麼又是麥卡錫主義呢?

其實這個就要回到民主法治的基本原理來談。當政府擁有不經公正審判就可以將人民逮捕、酷刑逼供、甚至殘忍殺害的權力,這樣絕對的權力就會導致絕對的腐敗,無論他是叫做麥卡錫主義、白色恐怖、納粹黨還是共產黨,背後的人性都是一樣的。當特務發現自己能夠呼風喚雨、擁有生殺大權時,只要意志稍有動搖,很容易就會開始大暴走,利用這樣的權力來謀求自己的利益。

在台灣,特務將有錢人舉報為「匪諜」之後,加以殺害並且奪其家產,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特務可以隨便找些雞毛蒜皮的理由,隨意逮人,甚至有人因為家裡面有一本馬克吐溫的書就被逮捕(特務覺得:馬克吐溫一定是馬克思的兄弟!)。反正只要酷刑逼供,沒有生不出來的自白,事後也只要殺人滅口就可以死無對證。多麼輕鬆的業績啊!多麼划算的生意啊!還需要認真的搜查匪諜嗎?只要三不五時隨便抓些無辜的人來充數,就可以翹著二郎腿過日子,升官晉爵盡享榮華富貴了!

當然,當虧心事做多了之後,這些特權者當然就會開始擔心自己的劣跡會東窗事發,因此即使組織裡面有相對比較正常的人,也會被惡人排擠、甚至陷害,最後就是整個組織上下都充滿了同流合汙的人。這樣不受制衡的權力,本身就有強烈的自我腐敗的傾向,要避免腐化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但如此,甚至連沒有特權的一般人,都會利用「舉報匪諜」這個工具,去報復與自己有過節的人。台灣人對此深惡痛絕,台語裡面有個詞彙叫做「抓耙仔」,就是專門指這種舉報他人為匪諜的人。但是舉報是匿名的,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是誰在你背後捅你一刀,抓耙子甚至可能就是你的左鄰右舍、同學同事,除了至親的家人之外,誰都不值得你信任,誰都有可能是你的敵人。只能終日生活在被特務抓走的恐懼之中,然後盡可能的少管閒事以求自保。

台灣的網站「沃草」曾經推出一個「你是戒嚴時代的誰」的網頁小遊戲,可以讓網友們體會看看生活在麥卡錫主義底下的恐怖:
https://musou.watchout.tw/role-play/terror-30/

遊戲的內容很有意思,就留給大家自行探索了。不過最後的結語很值得大家深思:


「經過了數十年戒嚴,你雖然沒有活躍的校園生活,無法讀自己想讀的書,跟朋友交往也都戰戰兢兢,連兒女做什麼都要嚴加控管,以免惹禍上身,但你活下來了。你成為這個時代的倖存者。」
 

簡單說就是,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也不能對他人有過多的交流,否則很有可能就會自身難保,成為麥卡錫主義的受難者。這其實也是一種手段,讓人民互相猜忌,毀壞人際關係,盡可能破壞社會的凝聚力,以防人民團結起來對抗國民黨。

所以台獨烈士鄭南榕,身後留下最有名的兩句名言,一句是「槍口之下,我們依然爭取100%的言論自由」,另一句話則是「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支持台獨的人,當然是理所當然的支持言論自由、反對麥卡錫主義。而反對台獨的人,則是麥卡錫主義的忠實支持者。這在台灣是非常涇渭分明的事情,如果今天民進黨想要推行麥卡錫主義,不要說國民黨了,民進黨的支持者自己會先暴跳如雷。靠著民主自由起家的政黨,怎麼可能推麥卡錫主義去砸自己的招牌?

那麥卡錫主義者最後自己變成匪諜,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他們都精神分裂、還是有雙重人格嗎?

其實這個背後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當國民黨裡面充滿了求官求財的人之後,整個黨國機器就只剩下毫無操守的人渣。只要共產黨可以提供足夠的利益,這些人渣們就會立刻倒戈相向,競相成為當年他們當年聲稱最可惡、萬死不足惜的「匪諜」。意識形態在此完全無足輕重,只要有利益,這群人渣隨時可以轉投相反的陣營。這是麥卡錫主義的必然結果,不受監督制衡的力量,最後必定會禍國殃民。"Who watches the watchmen?" 

很多生活在中國、不曾體會過民主社會與現代司法制度的中國人,用想當然耳的直覺,以為要反共就要推行麥卡錫主義,覺得把匪諜通通抓起來或是殺掉就可以解決問題,但這其實是非常文革式的想法。匪諜是誰?誰決定誰是該殺的匪諜?標準如何認定?現代刑法的最基本原理,就是人只能因為他的具體行為而受刑罰,不能因為他的思想而受刑罰。今天若是有人犯下了匪諜的犯行,需不需要有調查證據,證明他有進行通敵的行為?如果有人犯下了第五縱隊的犯行,需不需要調查證據,證明他有打人或恐嚇?這些行為有哪些是正規的司法手段無法處理的?是不是都需要經過公正的審判才能定罪?麥卡錫主義真的有其必要性嗎?

如果今天執法單位有姑息的問題,那我們要做的,應該是去整頓執法單位,使其可以正常的發揮該有的功能。而不是一廂情願的覺得:因為執法單位不作為,所以我要跳過司法制度,直接制裁匪諜!要知道我們今天之所以有現代的司法制度,都是過去的歷史留下的血淚的教訓(不論歐美或是台灣的),一旦違反這些原則,就必定會重蹈歷史的覆轍。如果意圖要用麥卡錫主義來跳過正常的司法制度,那就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甚至產生物極必反的現象,從麥卡錫主義的特務之中產生出最可恨的匪諜。想要殺死惡魔,結果反而變成了惡魔,這就是國民黨自己的寫照。蔣介石如果在今天的台灣復活的話,鐵定會馬上被現在充滿匪諜的國民黨給再一次活活氣死。

最後再提一個台灣不可能推行麥卡錫主義的原因:台灣社會的本質是移民社會,不同族群和政治主張的人高度混居與通婚,就連外省族群在台灣經過七十年,現在也已經完全融入了台灣社會之中。紅統在台灣即便是極少數,但是也有9.2%之眾,自家的親朋好友有一兩個紅統,在一般台灣人的人際關係裡面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你會舉報你自己的岳父岳母、叔伯阿姨、甚至你自己的至親,好讓他們可以被特務抓去槍斃嗎?不可能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