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分享心情的點點滴滴
  • 144031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寫在Code Geass第二季之前 - 樞木朱雀:人性的矛盾與複雜

樞木朱雀這個角色恰巧與魯魯修站在完全相反的立場,也造成了本作一個很有趣的特點:從兩位主角的手段,沒有一個人能夠輕易的下出「哪一方的作為才正確」的結論。在觀眾群中,魯魯修與朱雀各有各的支持者,兩邊的支持者都各自能夠舉出另外一方不合理的行為。不過,與其打毫無意義的筆戰,還不如承認,人性本來就有其複雜與矛盾,Code Geass只不過是寫實的呈現了人性罷了。   倘若不考慮Geass的力量,其實朱雀的作法才是現實最可行的。面對一個具有壓倒性力量的體制,直接正面對抗,下場就是跟那些反抗組織一樣被壓著打,只能偶爾跑出來執行一些有去無回的自殺任務。進入這個體制內、從體制中改變,才是比較有可能成功的辦法,而現實中也不乏有這樣的例子(包括台灣在內),只可惜朱雀本身並不是十分具備能夠完成這種時代性任務的堅毅性格。   朱雀有許多不同的面向:身為優等生的朱雀、身為日本人的朱雀、身為弒父叛逆少年的朱雀、以及身為名譽不列顛人的朱雀。身為優等生的朱雀算是性格最突出的一個部份,朱雀的努力、善體人意、直線式思考(有時有點僵化)完成任務的個性,都來自於這個面向。當他受到壓力必須立即做出決策時,優等生的性格(特別是直線思考)會立刻蓋過其他面向,這也是他做出許多重大決定時很重要的影響因素。   朱雀同時也是個日本人,而且還是日本總理大臣之子。站在身為日本人的立場,不希望看見日本人舉國玉碎(雖然很多魯魯修的粉絲可能不贊同他,不過這也不見得就是錯誤的選擇。大家可以想像看看,假如二戰末期日本舉國都跟太平洋各島日本軍民一樣玉碎,那會是什麼情況),因此親手刺殺了主戰派的父親,由此也生出了弒父少年朱雀的面向。而這個面向跟優等生(乖小孩)的朱雀是完全對立的,對他造成了極大的痛苦,使他不時會有想求一死以贖罪的心理。當魯魯修遭受危機時,朱雀冒著陣前抗命就地正法的危險頂撞長官,這個行為本身就有不顧自身安危的意味在。   或許也是為了贖罪,朱雀潛意識中感覺他剝奪了大家的選擇權利,因此想著看看能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按照凡人的能力極限,他想要憑著自身的努力,進入不列顛的體制內成為名譽不列顛人,在不列顛的體制內慢慢往上爬。這多少符合了他身為優等生的面向,但是卻和他身為日本人的面向大相矛盾,還必須和父親的前同僚們戰鬥,心理上背負了極大的壓力。而他一背負這樣的壓力,就會強迫自己進入優等生的思考模式,除了完成任務之外盡量不去想別的事情。然而一旦戰鬥結束之後,同時身為名譽不列顛人和日本人的矛盾,還是會像夢魘般一直揮之不去。   尤其是到中後期,朱雀與日本各個反抗組織的戰鬥越來越多,這樣的矛盾更是越累積越龐大,所有的矛盾凝聚在一起變成巨大的痛苦,而人在痛苦難耐時常會選擇看起來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朱雀想要跟Zero一起自爆的心理,除了是戰鬥時受到壓力、以優等生性格直線思考的結果之外,另一方面其實潛意識中多少有些想要解脫的心態。但是,在非戰鬥時期,當他有時間可以稍做喘習時,就不會採取這麼極端的應對方式,而是會更仔細的思考該怎樣保護更多人,這時他又變回了身為日本人的朱雀,甚至到後來將「日本人」、「名譽不列顛人」這兩個身份結合起來,探求更好的解決方式,同時也解決自己面對的矛盾。朱雀挾持Zero意圖同歸於盡   接著隨之而來的是爆走的geass...   尤菲死後,失去心愛的人,和平的希望又破滅,朱雀背負的痛苦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龐大。見到Zero的真面目後,朱雀會不會變得更複雜、更矛盾呢?讓我們第二季拭目以待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